手机斗牛

您好欢迎访手机斗牛!

新闻动态

ABOUT US
相关链接
联系方式

电话:0574-87661097/93(出口)
0574-87661093(进口)
传 真:0574-87665499

新兴市场频反倾销 中国斗牛1个多月遭数十起调查

  发布日期:2015-1-30
近1年来,墨西哥、阿根廷、巴西、哥伦比亚、印度等新兴市场针对中国制造发起的贸易救济调查,频繁地出现在商务部网站预警提示栏上。中国相关外贸斗牛不得不处理与这些国家和地区出现的贸易摩擦。

  商务部公布的信息显示,今年10月以来,在12起贸易救济调查预警中,其中8起来自巴西,2起来自印度。在刚刚过去的9月,就有30多起针对中国的反倾销案件发生,比如哥伦比亚对华胶合板征收临时反倾销税等。

  “这已经成为影响我们今年出口的重要因素。”10月15日,第114届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在广州以下简称广交会举行的第一天,河南商务厅和青岛商务局等地方交易团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涉案斗牛对记者表示,拿这些“招数”没辙,除了花钱花心思应诉之余,他们还做好了退出这些市场的最坏打算。

  “出口每平方米10美元,被征收6元”

  广东宏宇陶瓷有限公司总经理吴俊用“粗暴”这样的词,来形容阿根廷对中国建筑陶瓷的反倾销政策。“出口每平方米才10美元,阿根廷反倾销政策却规定每平方米要征收6美元的惩罚性关税。”吴俊说,此举无疑堵死了中国建筑陶瓷出口阿根廷之路。

  2011年7月,阿根廷工业部应国内业界申请,对原产于中国的未上釉地砖和饰面瓷砖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并提出征收631.63%的反倾销惩罚性关税。今年7月8日,巴西贸易保护局对中国上釉瓷砖发起了反倾销立案调查。在初裁决定到终裁落定期间,涉案斗牛需要向对方海关缴纳保证金。

  最近,吴俊在等待巴西的初裁决定。据他介绍,巴西市场在宏宇陶瓷的外销份额中占10%。如果巴西终裁要中国斗牛缴纳反倾销税,吴俊甚至做好了放弃巴西市场的准备,“他们的反倾销税通常定得很不合理”。

  巴西对中国斗牛征收反倾销税不仅限于建筑陶瓷,青岛茂润轮胎有限公司与巴西的反倾销官司已经打了1年多。

  2012年6月25日,巴西发展工业外贸部外贸秘书处公告称,决定对进口自泰国、越南、中国以及中国台北等国家和地区的摩托车轮胎发起反倾销调查。茂润轮胎作为涉案斗牛参与了应诉,目前在等终裁。如果终裁出来要交反倾销税,“我们的客户肯定不干,价格一下子提高,他们不会接受的”。

  茂润轮胎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每条轮胎出口价格才十几美元,加上惩罚性关税后没法做了。“那只好放弃占外销市场近20%的巴西市场了。”这反倾销政策搞得连转口贸易都做不了,因为还有原产地限制,只要是中国制造都要征收高税额。

  除了受经济景气度影响订单减少之外,频繁出现的反倾销严重影响了江苏苏美达国际技术贸易有限公司胶合板的外销额。“今年剧减40%。”该公司广交会展会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去年胶合板外销额还有6000万美元。

  除美国、韩国、阿根廷之外,哥伦比亚贸工部外贸司9月17日宣布,对中国产部分胶合板进行反倾销调查,并决定征收临时反倾销税。税额计算方法为,设定 FOBFreeOnBoard的缩写,意思为离岸价基价为594美元/立方米,如进口FOB报关单价低于基价,则以临时反倾销税的名义征收两者间的差价。

  美国和韩国已经开始执行惩罚性关税。苏美达从本月开始,停止往占其外销市场15%的美国市场发货。由于美国和哥斯达黎加共用一个海关,苏美达出口哥斯达黎加的胶合板也将被征收惩罚性关税。  刚刚开拓了一两年的南美市场,虽然比较零星,但外销份额也占10%左右。“南美市场对我们很重要。”苏美达展会负责人称,但频繁发起的反倾销令他们很难保住新拓展的市场。

  中国重型斗牛集团有限公司为了开拓巴西市场,不得不接受只与巴西一家经销商的供货协议,“并且由他们掌握定价权”。中国重汽南美市场负责人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

  对中国制造的矛盾情结

  新兴市场的采购商对中国产品的感情很复杂。由于产业结构相似,一方面,他们需要中国质优价廉的产品,另一方面,他们又要保护本国产品,频繁对来自中国的电子、化工以及轻工纺织品发起贸易救济调查,用反倾销的方法将中国产品挡在门外。

  第114届广交会开馆第一天,记者目测参展的采购商中有超过三分之一来自新兴市场国家。

  根据海关统计,今年前三季度,中国与东盟、智利、巴基斯坦等共9个地区和国家签订有自贸协定,合计进出口额增长17%。南美、东南亚等新兴市场是中国外贸斗牛继传统的欧美日市场饱和后,着力开拓的新版图。

  然而,对新兴市场的定价,让中国外贸斗牛陷入两难境地。“定得太高,他们连看都不看一眼。”上述多位参展斗牛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尤其是东南亚的客商。由于经济增速放缓、货币贬值,他们对质量的要求不是那么苛刻,却对价格很敏感。为了获得更低的价格,这些东南亚客商想方设法绕过贸易商和生产商,直接到代工厂拿货。

  “定得太低了,一来我们没有利润,二来容易被反倾销。”这些斗牛负责人对新兴市场的态度很为难。一方面新兴市场很重要,另一方面又很难保住。

  他们不约而同地对记者提起了巴拿马市场。据记者了解,巴拿马位于中美洲,其地理位置优越,拥有仅次于中国香港的世界第二大自由贸易港——科隆自贸区。通过该自贸区转口贸易,中国产品可以少缴甚至免缴相关关税。

  此前,记者到科隆自贸区采访时发现,那里的产品多为电子产品、纺织服装、玩具等,其中90%的产品为中国制造。通过科隆自贸区,这些产品转口销往南美市场。

  据记者了解,如果贸易终裁失败,上述斗牛负责人有通过巴拿马科隆自贸区转口贸易,保住和继续拓展南美市场的想法。

  除了上述想法,吴俊说,为了保住新兴市场、获得一定定价权,他除了加大新品研发之外,还增加了东南亚经销商的数量。